Smith-Madrone酒莊

朋友驅車載我往北穿過了聖海倫娜小鎮的主街,一出鎮外,一個堅定的左彎,我們便朝山而行。這是三月初一個春寒霧濃的早晨,我們的目的地是納帕谷北段,春山產區(Spring Mountain AVA)裡的Smith-Madrone酒莊。 春山區裡藏有不少高檔酒莊, Smith-Madrone相對地似乎比較少出現在大眾視野裡。我是某日無意間看到這篇旅遊文章 (https://www.napavalley.com/blog/spring-mountain-wineries/), 簡短提到Smith-Madrone保留並維持著納帕早年樸實傳統的風格, 於是產生了莫大的興趣。很快約了朋友去一探究竟。 車子在蜿蜒的山道上前進了幾英里,兩旁都是沿山勢起伏的葡萄園,也陸續看到了幾家酒莊的招牌和入口。終於在一個分岔路口,看到一小塊木牌寫著Smith-Madrone,箭頭往右,指向一個更小更陡的山道。 真的有酒莊藏在這裡嗎?朋友的車小,靈巧地拐入了山道。若是七人座的休旅車要上來就有點困難了(難怪網站上寫著恕不接受八人以上團體預約)。我們很快通過敞開的柵門,不遠處有一座木造農舍…我們半信半疑,停在農舍前一小塊空地上。跟我們熟悉常見的納帕谷氣派酒莊相比,這裡真的古樸極了。看到農舍側面有幾個兩層樓高的不鏽鋼釀酒槽,我們才確定沒有走錯。一輛小拖拉車駛過面前,白鬚飄飄的老頭駕駛親切地道了早。我們走到農舍木門口,另一簇白鬚迎來。“你們是預約十一點的導覽嗎?今天就只有你們兩位了” 他正是釀酒師Charles Smith, 酒莊的導覽都是他親自接待,偶爾他的弟弟,也是釀酒師和葡萄園經理的Stu (後來才知就是開拖拉車的那位)也會參一腳。直接被釀酒師接待這還是頭一遭,一時之間覺得備受禮遇。原來這就是樸實的納帕風格啊。 農舍在一個小坡頂上,四周圍繞著葡萄園。入口處有一株漿果鵑木(Madrone), 酒莊因此得名。小坡頂則名叫Cook’s Flat, 庫克平地,庫克是二十世紀初這座莊園的主人,附近的人便這麼叫這塊地。Smith兄弟倆從1977年就開始經營這片果園。他們在灣區長大,大學畢業後各自謀生了一段時間,Stu買下園地,Charles隨後加入,四十多年來都是兩兄弟包辦葡萄種植和釀酒,這幾年Stu的兒子Sam也回鄉助陣,成為目前三個人的家族團隊,就這樣在陳舊的農舍也是酒窖裡埋首工作。沒有招牌,沒有裝潢,更別說什麼品酒室。來品酒吧?Charles從貨架上拎出一支2015年的卡本內,就在酒窖裡的辦公桌上開瓶。山上氣溫低,他說這酒也太冷,倒了一些在馬克杯裡,放進微波爐轉圈十秒。我和朋友驚呆了。這是鄰居爺爺的喝法吧? Charles爺爺一邊跟我們解說釀酒工序,一邊把馬克杯裡熱好的酒分裝到兩個酒杯裡給我們。酒香撲鼻,溫度真剛好。 “想當年,我們的酒可是春山產區裡最貴的呢,一瓶卡本內賣20塊美金,比樂可雅(Lokoya)酒莊還要貴。現在,他們要價倒是遠遠高過我們了,呵呵…” 他似乎對納帕越來越商業化的包裝和行銷帶來的漫天叫價不以為然。Smith-Madrone的酒,除了以Cook’s Flat為名的陳年混釀之外,其餘數款常規酒(卡本內,夏多內,麗思玲)皆落在20-60美金之間。以納帕谷均價來說真是相當平實的。不特意漲價,Charles低調而自信,“據說我們的酒在紐約專業侍酒師圈裡還是小有名氣的囉…常常sold out“。 Stu這時跑進來加入了閒聊。朋友Marshall也在灣區長大,年紀小兄弟倆十來歲,三人論起舊金山今昔,兼及柏克萊橄欖球隊軼事 (三人剛好都唸過柏克萊加大), 說到”Cal”時都激動起來。我在旁插不上什麼話,但杯酒在手,聽白髮長輩講古,一陣輕霧飄進農舍,一時間仿若置身世外桃源,今夕何夕。 道別時Marshall問Charles有沒有名片。他指著桌上一疊明信片,那大概是最接近名片的東西了。明信片正面是葡萄園在霧中的風景,背面是家族三人在園裡合照,電話,地址,要參觀請先預約等等字樣。旁邊另一疊紙,最簡單的letter size白紙, 簡單印著每款酒的說明。能看到的就是這些了,其他沒有什麼是必須的了,有的話,都在酒裡。 走出農舍,不知覺間已過了兩小時。不知道是酒的緣故還是這仙境般的氣氛,我們都有些恍神,帶著不可思議的感動心情。原來納帕還有這樣的地方,悠然自得,像到鄰居家裡串門,共享了美酒和一個寧靜的早晨。沒有花俏的包裝和喧囂的行銷,四十年如一日,貨真價實。 我想我是在這一刻才真正開始了解納帕,衷心敬佩這群默默耕耘的納帕職人。我想和他們對話,在這裡紀錄下他們對土地和酒的熱愛。 酒要是好,其他何須講究。人要是真,哪還需要包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