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帕山谷的春天- 小記Rector Reservoir Trail

十月初兩位可愛的團友來納帕一日遊,說想要hiking. 於是帶著她們走了一回這條在地人當做公園下班後來散步用的Rector水庫山徑。想起去年春天曾為這條山徑寫過小記,草稿卻躺在檔案夾裡從未貼出,剛好趁此機會舊文新貼,也向各位讀者介紹。下次來納帕,若想要做些品酒逛酒莊之外的活動,可以參考一下囉。

Rector Reservoir Trail (01/26/2018)

今天要來介紹的是一條物超所值的登山健行路線,Rector Reservoir Trail. 這條山徑位在Silverado Trail邊上(Silverado Trail,銀礦小徑,其實並不是Trail, 而是沿著納帕東邊Vaca Range山腳蜿蜒的南北向雙向道公路,沿途也有許多酒莊),在Napa和Yountville之間。我們搬來納帕的時候是夏天,每天晴空萬里,窗戶望出去就是綿延在納帕谷東邊的Vaca 山系,剛離開舊金山大都會的我們迫不及待想多認識這裡的自然環境,決定每週末都要去爬山(結果夏末開學之後越來越忙,氣溫又降低,爬了幾次後就「暫時」不爬了)這條路線就是那時找到的。我一開始先問估狗大神納帕附近的Trails, 找到幾個把整個灣區的hiking trail都整理出來的網站,後來又找到了這個app叫做 “AllTrails”, 發現用它來找我所在位置附近的trails很方便。因為Didi喜歡看湖,我們就先找路線上有湖的,Rector Reservoir Trail便是其中之一,雖然這湖其實是個人造的水庫,但看評論說風景優美,路線簡單,我們就出發了。

(結果總共去了四次才終於爬完…第一次去根本沒找到入口,悻悻而返。第二次去,找到了入口,但那天天氣炎熱,時間又鄰近正午,爬了十分鐘就覺得太熱啦,匆匆離開。第三次是一月初帶著來訪的朋友,五點左右開始爬,不一會兒天就黑了,大概也只爬了十分鐘。這次一月中正午的天氣晴朗舒適,終於爬完全程)

Trail的起點在Paraduxx酒莊的對面,躲在一個工地的圍籬邊上,沒有任何標誌,很容易就錯過了。(2019十月更新:現在在工地旁權充停車位的空地上樹立了新的Trail標記,山徑起點Trailhead也有立牌,更容易看到了.) 用GPS導航的話,先以Paraduxx酒莊的地址為目的地,若在Silverado Trail上由南往北開,在即將抵達時注意右方的工地,由北往南則在過了Paraduxx的對向。靠路邊及工地前都有小空地可供停車。停車後,會看到一條沿著圍籬被走出來的小徑,沿著走到轉角處,圍籬上貼著一塊告示說,不要靠近這水庫附近區域,也就是閒人勿近。不要擔心,只要不翻過圍籬,走這個Trail應該是沒問題的。(跟朋友來的那次,天將黑之際往回走,還有一位看來是住在附近的老人家才開始往上爬,寒暄了兩句,看來他走這Trail好似每天傍晚下班後到公園散步一樣…)

走過轉角告示,眼前終於很清楚地出現一條路徑蜿蜒往前,這就是起點了。

一開始是相當和緩的上坡,視野寬廣,四周多是草坡,錯落立著幾株漂亮的樹。這裡很容易感受到自然與季節的變化。第一次爬的時候,是在納帕山火之後的十一月左右,那時整片山坡葉枯草黃,還可清晰見到多處顯被火舌波及的焦地。今日再訪,已是滿山嫩綠,新草抽長在風中搖曳。這條路徑CP值高,沿途沒有遮攔,所以不用走多久,回頭一望,納帕谷地中南段便盡收眼底。此時谷地中許多葡萄園中也已芳草初長,活潑鮮黃的芥蘭花點綴其中。可以想像再過不久,葡萄藤也將發芽抽枝,長出新葉,迎接越來越熱烈的陽光,為了新一年的果實做好準備。

再往上爬,坡度漸增,回望谷地的景色更顯遼闊,谷地西邊的Mayacamas山脈展開在谷地與晴空之間。草坡爬完,步道帶我們繞過山腰,路上礫石多了起來,坡度漸增,還有水窪匯集形成小澗順坡而下,是前幾日大雨的遺跡。我們跳過幾處泥濘,有陡峭處得手腳並用爬上,與前段的平緩草坡截然不同。還有幾段小徑就在山坳深谷邊上,走起來還有些險峻。再走沒多久,地勢復緩,變成一片小小草原,到達了此路至高處,眼前一亮,水庫在草原另一側的陡峭山谷底裡,確實就像一座閒適的山中湖,沐浴在午後陽光之中。我們坐在石頭上喝水小憩,欣賞湖景,發現對岸山裡還隱身幾座建築,猜想應該也是酒莊。果然,用Google Map就方位尋找,正是Ovid和Chappellet兩大名莊,從它們座落的高度望出來,只緣身在此山中,當有另一番風景。我們決定擇日造訪,再來分享。午後風起,我們原路緩步下山。回家吃飯去也。

Rector Reservoir Trail

地址:(用Paraduxx酒莊)7257 Silverado Trail, Napa, CA 94558

路線長度:單程約1.5 km

高度:200 m

風從海上來-納帕谷與金山灣的交會 Bouchaine 酒莊

納帕谷在1981年成為加州第一個美國法定葡萄種植產區, Napa Valley AVA (AVA乃American Viticultural Area之縮寫, 類似於法國的Appellation產區制度) 也成為全美第二個AVA。是的,現在鼎鼎大名的納帕谷並沒有搶到頭香。比它早八個月,在1980年6月, 密蘇里州東部的Augusta地區獲准成為全美第一個AVA。不過,先搶不一定先贏。:)

接下來的三十多年裡,因為納帕谷裡多變的地形和氣候,土壤條件,加上各個區域酒農和葡萄農的推動,希望讓自己的在地環境能獨樹一幟,納帕谷又陸續被細分出16個大小不一的AVA,強調產區風土孕育出的各自酒款特色。

盛夏的午後,我們在估狗地圖裡搜尋,想隨意找個寧靜的酒莊逛逛,我們住在納帕市區南邊,最靠近的AVA是Carneros (卡內羅斯,1983年成區)。在衛星照片裡的大塊綠意中移動,發現有個酒莊幾乎遺世獨立在卡內的最南端。她有個法文名字,Bouchaine.

在卡內羅斯開車本身就是一個視覺的享受。從連接納帕和索諾瑪繁忙的一二一號公路上轉彎向南,車子立刻開進一片綠海。視野可及皆是一片一片整齊的葡萄園順著坡勢緩緩起伏,如靜止的波浪。在這夏日午後,舒適療癒,昏昏欲睡。打開窗,亮晃晃的艷陽下卻不怎麼感覺熱,因為有涼風陣陣吹過,這是南邊聖保羅灣帶來的海風。聖保羅灣是金山灣的一部分,北緣就是卡內羅斯。在這納帕谷的最南端,山勢收盡,納帕河道擴大,乙乙然穿過一片沼澤濕地,注入海灣。卡內羅斯的夏天氣溫總不超過攝氏27度,是納帕谷最涼爽的產區。早晨往往大霧,到近午才散。下午海風習習,驅散夏陽的炙烤,讓葡萄有充分的時間慢慢成熟,得以發展出細緻複雜的風味。這些都是海灣帶來的好處。

Bouchaine酒莊座落在離灣緣濕地以北不到一公里的位置,正處在這谷與灣的交界。這裡的葡萄園早在1880年代就有密蘇里州人(又見密蘇里) 前來開墾種植。此人有個特別的名字,Boon Fly,是早年開拓卡內羅斯的傳奇人物。後來莊園幾經易主,1920年代義大利裔釀酒師Johnny Garetto接手釀酒,到1960年代又轉手Beringer酒莊作為釀造廠之用。直到1981年終於由現任莊主Gerrett 和Tantiana Copeland夫婦買下並翻修整頓成如今規模。Copeland夫婦來頭不小,Gerrett和杜邦(Du Pont)企業創辦人有親戚關係,Tantiana乃俄裔,叔公是拉赫曼尼諾夫!經營酒莊算是他們的業餘嗜好,根據接待我們的Marty先生說道,其實根本沒賺錢(但我想他們也不需要靠鬻酒維生就是)。

卡內羅斯以夏多內和黑皮諾聞名。這兩種葡萄皆喜涼爽乾燥氣候。此區年均雨量不超過十公分,夏季長,溫度低,正是他們的天命寶地。酒莊生產多款黑皮諾,有自家莊園葡萄,也有來自鄰近著名的Dr. Gee葡萄園和Hyde葡萄園。酒香或富於莓果味,或帶點泥土味,各領風騷。夏多內則清爽順口,豐富的梨子和蜜桃香味,加上二次發酵帶來的奶油和麵包香氣及順滑口感,讓人驚艷。乾型麗思玲則花香撲鼻,最後一款晚摘甜夏多內蜜香濃郁,一飲鍾情。

Marty三十多年前來過台灣商務旅行,為當時的工作接洽合作的塑膠廠商。他還記得參觀過中正廟。我們聊起東南亞和中式食物,大半多油重口味,搭配清爽的夏多內或麗思玲最好。

酒莊建築全係木造鄉村風味。品酒室設一小吧台,幾乎僅供過場,後院寬敞,露台上木造遮棚和地板,鏤空鑄鐵桌椅,橡木桶改裝成吧桌,眼前望去就是葡萄園一路延伸。品酒客五六,皆在露台落座。雖然這裡還看不到海灣,想像灣上風雲變幻,氣壓升降,遂有風而生。午後靜坐,一杯(多杯?)在手,慵懶自得。這裡若是自家後院,整日靜觀雲霧陽光在天際變化,足不出戶可矣。

舒適的露台
從露台望向後院和葡萄園
慵懶午後,一杯在手。風從海上來。

加州美食(納帕) Gott’s Roadside 特別版:德州酪梨堡/墨西哥Mahi-Mahi魚捲餅 /辣椒起司薯條/墨西哥烤玉米/地瓜薯條ft.玫瑰粉紅酒

今天要帶大家嚐嚐的是在加州也有不小名氣的Gott’s Roadside,相信做過功課的朋友們應該對這家漢堡店有些印象,不過Didi今天重要的功課就是試試跟大家印象不同的Gott’s 菜單,看看您覺得如何呢?:)

德州酪梨漢堡( Texas Avocado Burger) :

厚實多汁的牛肉加上加州著名的酪梨,就足以讓Didi流口水啦,為什麼呢?因為來加州不吃酪梨要吃啥啊? 在這裡,加州壽司捲有酪梨,酪梨吐司有酪梨,酪梨烤蛋,酪梨沙拉,酪梨醬,酪梨冰沙當道。 這軟綿的綠色小東西,讓一切的口感變綿密,而富含不飽和的脂肪,讓加州人變得更健康喔(?)。 由蕃茄,洋蔥,香菜組成的莎莎醬,還有酸脆的醃墨西哥辣椒,給了味蕾一道清新卻一點點辛味的組合(不過不是真的辣,所以不吃辣的朋友們也可以考慮喔)。牛肉的香味,牛肉的油脂加上酪梨還有起司,本來會讓你感到的一絲軟膩味,卻讓甜,酸,辣,脆的莎莎跟墨西哥辣椒平衡的洽到好處,這豐富的口感,Didi 大大推薦喔!

辣椒起司薯條(Chilli Cheese Fries):

這辣椒起司薯條不算Didi的最愛,但是可以介紹給喜歡嘗嘗新鮮的朋友們。辣椒的部分大家不要以為是辣椒粉啦,辣椒醬之流的(因為Didi 一開始是這麼想的),好啦好啦我知道有做功課的朋友會說chilli 就是青辣椒阿,嘿嘿,但是事情沒那麼單純。這個各位看倌看見躲在融化的起司絲下那濃密的醬料,恩,Didi會說,其實是像墨西哥青椒豆子湯的東西,基本上,這些湯都不是清湯掛麵的湯,而是含料豐富濃湯,例如洋蔥,番茄,豆子,加些大蒜和香料熬出的湯,質感呢,就比紅豆泥再稀一點點就對啦。我感覺 Gott’s的店員就這麼在炸好的薯條上澆了一勺豆子湯加上起司和青蔥就完成了這個很特別的口味。對這口味有些遐想大家不妨可以試試,但如果覺得薯條不該有如此命運的朋友們,這裡也有單獨的辣椒豆子湯可以點喔!( 更新一下:後來發現Chilli就是豆子湯啦)

墨西哥烤玉米(Mexican Street Corn):

將將將將! 本日最推薦,這隻墨西哥烤玉米,隆重登場! 一根甜玉米,抹上奶油,加上墨西哥特有的cotija cheese,還有辣椒檸檬粉,就這麼簡單!但是入口的卻是富有層次的口感跟五彩繽紛的味道,玉米的甜,奶油的香,起司的鹹,辣椒檸檬粉畫龍點睛的清“辛“,超乎大家對玉米的想像,令人驚艷。但是這道菜並不是Gott’s的常備菜單,大家去的時候要注意有沒有限定推出,要買要快喔~~

墨西哥Mahi-Mahi魚捲餅(Mahi-Mahi Taco):

看到這裡大家應該覺得有點奇怪,我們不是在加州酒鄉嗎?為什麼都是點墨西哥口味的呀? 這裏Didi就不免要獻醜出我對加州歷史的淺薄知識了,其實啊,在美國成為一個聯邦國家,加州曾經被墨西哥統治喔,而且在這裡的墨西哥移民也很多,墨西哥食物自然也成為美國食物的一流囉(就是這麼淺薄,大家不要鞭我,有興趣自己查啊~~)。總而言之,這個Taco呢,也就是墨西哥捲餅,有點像是潤餅?刈包?的概念,好像都不盡相同ㄋㄟ ,比較像是潤餅皮再厚一些小一些,但像是刈包一樣對摺即可,不過這通常用玉米粉製成的餅皮不是太Q彈的,裡面包的料就多半是墨西哥人常吃的東西(不過他們好像什麼都喜歡吃)。Didi很喜歡這裡面的料,生菜加炸Mahi-Mahi魚(據說是鬼頭刀),最特別的是有加州的柳橙(特別說明味道跟台灣的不太一樣),這邊的東西就是講求鹹中帶甜,甜中帶辣,百感交集的味道啊~~不過呢,這個餅皮Didi其實不太愛,總覺得我在哪兒吃過更好吃的…

奶昔跟地瓜薯條(Milk Shake & Potato Fries) :

坦白說Didi不是很喜歡這裡的奶昔,不知道怎麼說呢?可能是點錯了口味,Mint chip在中間讓整個奶昔不是很滑順,總覺得應該可以咕嚕咕嚕順順的喝完,不過我很少喝奶昔,所以也許下次會再給其他口味一個機會囉! 地瓜薯條好像頂呱呱也有吧(?),不過基本上我就愛這一味,不會太油的,讚!

玫瑰粉紅酒 (Rosé) :

Last but not least,終於讓我們的酒品登場啦!人在酒鄉,終究是要點的這一杯。帶著夏日氣息,不及紅酒般濃郁,又不似白酒般冷冽,散發著少女夢幻般的粉紅酒。雖然樣子如少女,但卻不是不諳世事,對於這又魚又肉的我們,她穠纖合度,帶著清新的果香和明亮的酸度,將這個夏日的午後搭的恰到好處。

後記:

每次來 Gott’s 的經驗總是讓人滿意的,不過這次我們為了呈現更好的內容給大家,不惜點了我們都吃不完的份量阿~~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感覺間接導致了這次的餐點有點涼,我們覺得可能是要等東西都到齊了吧! 所以有兩點想送給大家:

  1. 東西分開點吧! 如果想享受熱呼呼的薯條跟漢堡,也許試試分開點囉!(不過也可能是我的妄想就是了,哈哈)
  2. 吃不完的東西可以去要個Box 把東西帶走,加州很乾燥,如果是在涼涼的室內,披薩薯條不冰冰箱都可以放到隔天吃的,我試過Gott’s的薯條,隔天吃還是很好吃滴~~

以上。

By Didi, at Orienta Wine Travel

Smith-Madrone酒莊

朋友驅車載我往北穿過了聖海倫娜小鎮的主街,一出鎮外,一個堅定的左彎,我們便朝山而行。這是三月初一個春寒霧濃的早晨,我們的目的地是納帕谷北段,春山產區(Spring Mountain AVA)裡的Smith-Madrone酒莊

春山區裡藏有不少高檔酒莊, Smith-Madrone相對地似乎比較少出現在大眾視野裡。我是某日無意間看到這篇旅遊文章 (https://www.napavalley.com/blog/spring-mountain-wineries/), 簡短提到Smith-Madrone保留並維持著納帕早年樸實傳統的風格, 於是產生了莫大的興趣。很快約了朋友去一探究竟。

車子在蜿蜒的山道上前進了幾英里,兩旁都是沿山勢起伏的葡萄園,也陸續看到了幾家酒莊的招牌和入口。終於在一個分岔路口,看到一小塊木牌寫著Smith-Madrone,箭頭往右,指向一個更小更陡的山道。

Smith-Madrone 莊園一隅

真的有酒莊藏在這裡嗎?朋友的車小,靈巧地拐入了山道。若是七人座的休旅車要上來就有點困難了(難怪網站上寫著恕不接受八人以上團體預約)。我們很快通過敞開的柵門,不遠處有一座木造農舍…我們半信半疑,停在農舍前一小塊空地上。跟我們熟悉常見的納帕谷氣派酒莊相比,這裡真的古樸極了。看到農舍側面有幾個兩層樓高的不鏽鋼釀酒槽,我們才確定沒有走錯。一輛小拖拉車駛過面前,白鬚飄飄的老頭駕駛親切地道了早。我們走到農舍木門口,另一簇白鬚迎來。“你們是預約十一點的導覽嗎?今天就只有你們兩位了” 他正是釀酒師Charles Smith, 酒莊的導覽都是他親自接待,偶爾他的弟弟,也是釀酒師和葡萄園經理的Stu (後來才知就是開拖拉車的那位)也會參一腳。直接被釀酒師接待這還是頭一遭,一時之間覺得備受禮遇。原來這就是樸實的納帕風格啊。

農舍在一個小坡頂上,四周圍繞著葡萄園。入口處有一株漿果鵑木(Madrone), 酒莊因此得名。小坡頂則名叫Cook’s Flat, 庫克平地,庫克是二十世紀初這座莊園的主人,附近的人便這麼叫這塊地。Smith兄弟倆從1977年就開始經營這片果園。他們在灣區長大,大學畢業後各自謀生了一段時間,Stu買下園地,Charles隨後加入,四十多年來都是兩兄弟包辦葡萄種植和釀酒,這幾年Stu的兒子Sam也回鄉助陣,成為目前三個人的家族團隊,就這樣在陳舊的農舍也是酒窖裡埋首工作。沒有招牌,沒有裝潢,更別說什麼品酒室。來品酒吧?Charles從貨架上拎出一支2015年的卡本內,就在酒窖裡的辦公桌上開瓶。山上氣溫低,他說這酒也太冷,倒了一些在馬克杯裡,放進微波爐轉圈十秒。我和朋友驚呆了。這是鄰居爺爺的喝法吧? Charles爺爺一邊跟我們解說釀酒工序,一邊把馬克杯裡熱好的酒分裝到兩個酒杯裡給我們。酒香撲鼻,溫度真剛好。

Smith-Madrone 酒窖/辦公室

“想當年,我們的酒可是春山產區裡最貴的呢,一瓶卡本內賣20塊美金,比樂可雅(Lokoya)酒莊還要貴。現在,他們要價倒是遠遠高過我們了,呵呵…” 他似乎對納帕越來越商業化的包裝和行銷帶來的漫天叫價不以為然。Smith-Madrone的酒,除了以Cook’s Flat為名的陳年混釀之外,其餘數款常規酒(卡本內,夏多內,麗思玲)皆落在20-60美金之間。以納帕谷均價來說真是相當平實的。不特意漲價,Charles低調而自信,“據說我們的酒在紐約專業侍酒師圈裡還是小有名氣的囉…常常sold out“。

Stu這時跑進來加入了閒聊。朋友Marshall也在灣區長大,年紀小兄弟倆十來歲,三人論起舊金山今昔,兼及柏克萊橄欖球隊軼事 (三人剛好都唸過柏克萊加大), 說到”Cal”時都激動起來。我在旁插不上什麼話,但杯酒在手,聽白髮長輩講古,一陣輕霧飄進農舍,一時間仿若置身世外桃源,今夕何夕。

道別時Marshall問Charles有沒有名片。他指著桌上一疊明信片,那大概是最接近名片的東西了。明信片正面是葡萄園在霧中的風景,背面是家族三人在園裡合照,電話,地址,要參觀請先預約等等字樣。旁邊另一疊紙,最簡單的letter size白紙, 簡單印著每款酒的說明。能看到的就是這些了,其他沒有什麼是必須的了,有的話,都在酒裡。

走出農舍,不知覺間已過了兩小時。不知道是酒的緣故還是這仙境般的氣氛,我們都有些恍神,帶著不可思議的感動心情。原來納帕還有這樣的地方,悠然自得,像到鄰居家裡串門,共享了美酒和一個寧靜的早晨。沒有花俏的包裝和喧囂的行銷,四十年如一日,貨真價實。

我想我是在這一刻才真正開始了解納帕,衷心敬佩這群默默耕耘的納帕職人。我想和他們對話,在這裡紀錄下他們對土地和酒的熱愛。

酒要是好,其他何須講究。人要是真,哪還需要包裝。

如何看懂美國葡萄酒的酒標

大家到超市逛到葡萄酒櫃時,看到眼花撩亂的各國酒款和酒標,是不是會感到困惑呢?酒標上面到底說了什麼?有沒有可能在沒有喝到酒的情況下,由酒標來猜測酒瓶裡的風味呢?今天想來跟大家聊聊怎麼看美國的葡萄酒酒標。其實跟歐洲的許多釀酒國家相比,美國的酒標相對來說是直接明暸,滿平易近人的。所以算是入門酒標的好選擇。

美國的葡萄酒酒標法規(包括前標和後標)是由美國財政部所屬的酒菸稅貿局 (Alcohol and Tobacco Tax and Trade Bureau, 簡稱TTB) 制定規範的,必須包含以下幾項資訊:

酒的品牌名稱 (Brand name)

也就是商標, 一般是酒莊(釀酒商)名字。有些酒莊可能有多於一個品牌,每個品牌就會有自己的名字。不見得跟莊名一樣。

舉例:Opus One, Robert Mondavi 是酒莊名也是品牌。Decoy是品牌,由Duckhorn酒莊釀造。

葡萄品種 (Grape varietal)

如果一瓶酒有75%以上是由一種葡萄品種釀造出來的,酒標上必須標明,例如Carbernet Sauvignon 卡本內蘇維濃 (赤霞珠), Chardonnay 夏多內 (霞多麗) 等等。如果是兩種以上葡萄混釀,沒有任一種超過75%的話,酒標上就得給一個通用的名稱: red wine/red blend (紅酒或紅混釀酒), 或是 white wine/white blend (白酒或白混釀酒)。酒莊可以自行選擇列出或不列出混釀的葡萄品種及比例。

葡萄產地 (Appellation)

葡萄生產的行政或特定地理區域。可以標注州名或縣名(State/County), 或是美國葡萄法定產區(American Viticultural Area, 簡稱AVA)。如果標註州縣名,如Oregon State, Lake County, 這瓶酒裡的葡萄只少得有75%是來自這個行政區。但加州州政府的規定比聯邦還嚴格,如果標註來自加州California的酒,葡萄必須100%來自加州境內。如果是AVA, 例如Napa Valley, Sonoma Coast, 則必須至少有85%來自該AVA. 下次有機會再來多聊聊美國的AVA制度。

酒精濃度 (Alcohol by Volume; abv)

絕大多數乾型(dry)葡萄酒的酒精濃度介於11-16%. 加州,尤其是納帕谷,生產的葡萄酒普遍偏高。

容量 (Volume) : 最常見的標準瓶容量為750毫升(ml)

釀酒商和裝瓶商名: 通常就是酒莊名。

含有二氧化硫 (Contains Sulfites),二氧化硫是釀酒過程中為保酒質穩定抗氧化常用的添加物,只要達10 ppm以上必須標明有添加。是非常微量的添加物。

最後是警語,例如酒精對孕婦有害,飲酒過量有害健康等等政府規定的警語。

酒商可選擇加或不加的標示有:

葡萄採收年份 (Vintage)

雖然法律沒有規定必須加,大多數的酒還是會標明年份。消費者可根據那個年份的氣候條件和葡萄產量來判斷這瓶酒的可能風味和品質。注意,這個年份在大多數情況下都跟最後成酒裝瓶的年份不一樣。葡萄收成後,經過發酵釀造,陳年窖藏的過程,快則隔年,慢則好幾年之後才會裝瓶。酒標不會列出裝瓶日期,若想知道這瓶酒經過了多長的工序,何時裝瓶,則需要另外參考酒莊提供的資訊了。

酒名(Fanciful name)

請注意,這跟商標不一樣,這是酒莊為這個酒創造的名字,用來作為市場行銷之用,有時也用於反映酒的特色,可能是某個單字,也可能是虛構的。

特殊行銷字眼

酒商用來強調酒的特殊品質,或市場區隔的用語,不具法律定義。例如: special collection “精選”,  reserve ”珍藏“, private reserve “私人珍藏等等。

莊園生產 (Estate bottled)

如果這瓶酒從葡萄採收,釀造,窖藏到裝瓶都是在這個酒莊裡完成,酒莊可選擇列出莊園生產的字眼,向消費者表明這瓶酒的血統純正

葡萄園名 (Vineyard designation)

酒莊可以選擇列出這瓶酒所用葡萄來自的葡萄園,特別是想要強調這瓶酒代表的單一葡萄園的風土特色時。若看到酒標上有OO Vineyard, 那就是了。

小小一張酒標,其實肩負了重責大任。除了忠實地告知消費者這瓶子裡裝了什麼樣的酒,在設計上也代表酒莊想要給消費者的印象,是古典,是華麗,是簡約或俏皮,琳瑯滿目,應有盡有。就是為了吸引你的目光。下一次到超市去逛酒櫃,除了遠觀之外,也可以拿起酒瓶,看看酒標上透露的酒的身世喔。

參考資料:納帕谷釀酒商協會

https://napavintners.com/wines/how_to_read_a_wine_label.asp

簡單明暸的美國酒標一例
Smith-Madrone酒莊, 麗思玲葡萄,
納帕春山產區, 2015年採收,
莊園生產
(關於此酒莊請參見下一篇文章)